╬ 神州团契 ╋

 找回密码
 注册 | 加入团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当代、基督、门徒

2010-6-30 18:37| 发布者: 主不改变| 查看: 41722| 评论: 0|来自: 唐崇荣

摘要: 当代、基督、门徒讲员:唐崇荣牧师/讲稿整理:刘国辉弟兄第一讲有哪一个人曾经参加过过去的青宣的请举手?谢谢,第一次来的请举手,谢谢。历史证明像这种大学学生青年宣道大会是非常举足轻重的。最近一、两百年基督 ...

我告诉你班尼辛 (Benny Hinn) 吹一口气几百个人倒下去这是冒犯, 为什么?全本圣经只有圣父吹一口气,那是因为创造的时候,只有圣 子吹一口气,那是因为应许圣灵来的时候。创造者、救赎者、圣父、 圣子都要把要赐下的圣灵预表出来,所以吹气。「创造」和「再造」 ,除了这两个位格以外,没有一个人旧约的先知,没有一个新约的使 徒有资格向任何一个圣徒吹气。 

 班尼辛是谁?他正在冒犯,你们还以 为他是被圣灵大大充满,买一张票听他讲道四千块台币,买票的你就 正在犯罪。今天的基督教已经偏差到这个地步,不觉悟你还要再辩护 ,你越辩护你越犯罪,我要回到圣经的真理。

我今天提到这个事情因 为从这个字出来的,就是以利沙和以利亚「愿感动你的灵加倍感动我 」,这个以利亚的灵,感动以利亚的灵,圣灵在一个人的身上工作, 那个工作是清楚到一个地步以至于能力在他身上,以致于真理在他身 上以致于复兴在他身上,以致于神的火,神的同在显明在他身上。而 这些不是单单从现象看出来的,因为圣灵在新约的时候特别提到,多 次提到「真理的圣灵」、「真理的灵」大家说(重覆)。当你提到「 灵」的时候不注重「真理」的时候,问题来了。当你提到「感受」而 不着重圣经的原则的时候,问题来了。当你提到「感性」而不注重「 理性」之间的结合的时候,问题来了。「真理」和「圣灵」是不可以 分开的,你一分开的时候你就错了,不是你的真理错了,像新派,就 是你的灵错了,像许多的灵恩派,极端的错误出来。 

感谢上帝,所以当新约提到以利亚的时候,新约怎么讲呢?他说「以 利亚的心志和能力」(参:路加福音: 17 节)这两个结合起来 就是那个灵的表现。当圣灵充满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的心志是为主愿 意受苦,牺牲自己传讲基督,高举十字架,尊重圣经。能力不是单单 局限在现在第三波里面那样有限的狭窄 ---- power healing, power ministry 什么意思呢?好像如果没有医治人就没有能力, 圣经的能 力是「拯救」的,而拯救的重点是灵魂的,超过身体的。我不是说神 不会医治身体,身体是最后耶稣再来的时候,完全得赎的时候变成荣 耀的身体,不朽坏的,「朽坏的成为不朽坏的,羞辱的成为荣耀的, 那个软弱的变成强壮的,属地的变成属天的」(参:哥林多前书:15  52-53 节),这是圣经很清楚的原则。 但是今天所谓「神的救赎 包括整个身体的医治」,把它强辞夺理的绝对化到一个地步的时候, 你发现讲这些话的最后还是身体要死,还是会病,还是会死,为什么 呢?因为他不明白这个总原则 ---- 你灵魂得救以后,等到基督再来 身体得赎在最后,这样才是整个总原则的广场。你把这个并在一起的 时候,你就强求上帝给你身体完全没有病,那么如果这样那些极端灵 恩派的人就不应当死了,或者死了是不应当病死的,可能只能撞死的 ,但是这样是不对的。所以这个总原则的处理,解经的方法如果没有 重新变成我们很重要的追求的话,二十一世纪基督教会更乱更乱。我 现在就在二十世纪结束的时候讲这些话,可能不久以后我就离开世界 了,我可能再这样事奉只有一、二十年的时间,可能只有五年,可能 明年就不来,我不知道。但是我告诉你,我一定要讲,为什么呢?为 了整个教会路线的问题。 

好,我们把以利亚、以利沙之间的关系做一个结束,现在我要思想到 二十一世纪这个 Zeit Geist 世界的灵,或者世界的精神怎样处理? 我们昨天思想了这三个大运动,现在我们来到最后一段就是特别二十 世纪,我们先讲 Second Millennium 现在我们讲二十世纪。 

二十世纪是个怎么样的世纪呢?可以说从一九00到一九九五年的今 天,是整个人类有史以来科学最进步的一个时刻,对不对呢?是科技 最发达的这九十五年。这九十五年所有的突破超过过去几千年科技突 破的总合,没有人可以推翻这个事情。我们就在我们这个世纪中间, 看见多数的人从走路、骑马、骑驴,一直到很多的人都有坐飞机的经 验。我们就在这个世纪中间看见很多很多的人从油灯到变成气灯,到 变成电灯、霓虹灯,到成为今天原子能发电的这个事情。就在这九十 五年这么多的变化,连你们迟活十年的人都不知道过去的变化是怎么 过的。连你迟生十年的人不知道从前没有电脑的,你们今天所有的东 西你的爸爸都不会动的,你的父亲去弄电脑越弄越乱的,因为他年青 的时候没有这个东西,你们现在一出来什么都有了,而且你们的电脑 已经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Soft Ware 现在到了 Internet  经到了全球化的东西了,人类在这九十五年来,这一个世纪中间所达 到的进步,科技的发达是无与伦比的,前所没有的。但是,我给这个 世纪的名称叫做「 The very stupid centry 」,这是一个很笨很笨 的世纪,在这个世纪中间我们花了最多的时间来做十九世纪思想家的 奴才。可能你听这句话你听不大明白,我告诉你,二十世纪在课堂教 的,在青年人思想中间所谈,所影响最深的许多哲学的思想,人生的 立场.... 等等这些人生的态度、 人生哲学不同的系统都从十九世纪来的。 

「进化论」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进化论」从 philosophy of becoming 主前四百年就开始了。 进化论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学说开始 攻取整个科学和文化所有的领域的?从十九世纪的达尔文,一八五九 年《物种起源》那本书印刷出来开始的。但是二十世纪却把整个世纪 拿来教十九世纪的东西。哦!我们大好世纪服务十九世纪的思想。「 存在主义」是十九世纪的东西,「共产主义」是十九世纪的东西,「 逻辑实证论」是从十九世纪的「实证论」来的。今天的所谓「科学」 、「社会」、「心理学」、「思想」、「遗传」这些东西都是从十九 世纪搬过来的。而我们把那些东西当做真理来教教教....,来读读读 ....,来行行行.... 来推展,推展,推展.... 我们中国人用了几 十年来推行马克思主义,结果才证明错了!等错了的时候那些起初有 童子之心、伟大美梦的革命家,到老的时候看见马克思主义衰下去, 他们也自己快要死了。他是毁了一生吗?是!烧尽了吗?烧尽!变成 什么?烧尽成灰,为谁?为「马」不是为「主」。为马克思嘛!为「 马」烧尽。毛泽东为马烧尽,邓小平不久就尽了,周恩来为「马」烧 尽了,他把马克思搬来,这匹马把中国弄成文化全部(已经不是太强 的文化,虽然优久历史,但是他们自己知道里面很多缺点)把它弄, 弄到完蛋,结果马克思带到中国来的是什么?「均富」吗?没有。「 均穷」?有。你看到了吗?二十世纪很聪明?我告诉你很笨的,二十 世纪就是十九世纪的翻版。二十世纪的人把自己大好的年日出卖给十 九世纪的思想假设, 把「进化论」拿来教教教.... 教到全世界,结 果道德堕落。把存在主义拿来讲,结果每一个研究存在主义的人都得 到的是「虚空」不是「存在」。把实证拿来教,结果所证的都是不实 的,所证的是物质的空虚,不是心灵真正的充实。所以越研究实证的 ,心灵越空虚。马克思是全人类历史中间最大的经济学家。我再讲一 次,马克思是有史以前来最大的,最精细的,最宏博最研究深入的经 济学家,但是,凡是接受马克思主义一定经济破产。你看到了没有? 为什么这些话不要从基督徒的讲台讲?为什么这些话不是从基督徒的 思想家讲出来的?我当然不能再等,我要讲,因为非基督徒不愿意信 耶稣,没有看见基督徒有超过非基督徒的智慧,结果非基督徒不愿意 信耶稣,因为基督徒所讲的就是一套八股,而当遇到文化使命应当有 答案的时候,基督徒没有给他答案就告诉他「答案在圣经」,「哪一 节」?「我不知道」,「你信了就自己知道」,他信了几十年还不知 道。因为你们没有把那个总原则提出来,你说「耶稣是答案」,「耶 稣是答案」.... 牧师讲,团契讲,校园团契的哥哥们讲, 你们学校 的弟弟妹妹也跟着讲「耶稣是答案」,「圣经是答案」,但是问题是 那些讲的人知道为什么是答案,你们连问题在哪里都不知道。 Jesus is the answer 那么你问他 What is the question? I don't know, I only know Jesus is the answer. 你看到我们的毛病吗? 看到我们今天愿意为主工作,愿意热心,愿意传福音,「去!去!去 到那边!」忘记带武器。我传,传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耳朵不要 听,因为他耳朵外面有一些东西把它塞住了,你连把那个东西拿出来 的力量都没有,连那个东西是什么你都认不出来,你怎么传? 

我们福音派,或者说福音信仰的基督徒很热心,我们肯,我们诚,我 们火热,我们很肯,我们很诚心要做,但是,我们那个智能常常没有 注意到。所以耶稣说「你们又恶又懒的仆人」,「你们良善又忠心的 仆人」,「啊!」你说「就是这两种」,不是!良善忠心不够!还有 一个字耶稣讲在别的地方,如果你不从总原则处理,你就用这两节来 解经了。我从小就听见「忠心良善」、「忠心良善」、「忠心良善」 ....,后来发现真的有很多很忠心良善的傻瓜。

耶稣说「谁是有见识 的仆人?」(参: 马太福音:24  45 节)耶稣讲仆人有忠心良善 加上有见识配合起来才是圣经的总原则,你听懂了吗?如果你只注意 这一节「忠心良善」、「忠心良善」,另外那一节从来不讲,结果很 多很忠心,很良善;很良善,很忠心什么都不懂而忠心至死的傻瓜。 所以你把这个配合起来,「忠心良善有见识」的时候,你看见我们的 知识武器缺乏了,我们的文化使命缺乏了,我们知己知彼的那个真正 了解的思想形态里面的拦阻和怎么样对付的知识缺乏。  

然后,你再讲 另外一句话「信靠顺服」,有「信靠」,有「顺服」,但是你有没有 「深知」呢?「因为我知我所信的是谁?」(参:提摩太后书: 12 节)那个知识、智慧的东西缺乏。 所以我们信耶稣,我们靠耶稣 ,我们一传的时候,传几句就完了。当人家问基督徒「其他宗教的关 系是什么?」「不知道!」基督徒和世间所有的知识和世界所有的学 问之间的关系是什么的时候,你也不知道!原来,万界或者「诸世界 」是藉着他的道造成的(参:希伯来书: 2 节), 那里提到基 督是贯通一切学问的最高知识。 

你在希腊文里面看见 Theology Philosophy Psychology ....logy....logy 那个 logy 就是 logos,那 logos 就是道成 肉身的那个道。所以你用基督来看物理学,用基督来看化学和用基督 来看生物学的时候,你就不一样了,这个叫做「神道哲学」,这个东 西还没有发展,二十一世纪如果还没有别人发展,我好好去发展这个 东西,只要我的寿命可以的话。 

今天西方的神学所带出来,栽培出来的传道人真的能供应这整个世界 变迁中间的需要吗?我告诉你,不太肯定!今天东方的神学院所造就 就出来的传道人能供应这些二十一世纪的需要吗?我告诉你,不大肯 定。为什么?因为太多东方神学院太自卑感了,只成为西方神学的翻 版,只要能够照他们的课程就可以发他们的学位,就满意了。这个叫 做「替教会制造工人」,而教会的需要,为了应付教会的需要我就制 造一些合乎教会需要工人,我告诉你,很多时候教会根本不知道教会 的需要是什么,因为教会没有看见世界的需要是什么。如果教会不知 道世界需要是什么,然后教会以为我所需要的就是能够应付讲台,能 够多一点人来,然后奉献多,我这个代款就能够还,我的礼拜堂就稳 下来,就是这种需要的话,我告诉你,这种传道人很容易应付,但是 神要的就是那个很特殊的,那真正看清,眼睛看透世界,属灵的人能 够看透万事(参:哥林多前书: 15 节),然后又有智慧和能力 去应付世界需要的人。 

保罗对以彼古罗,对斯多亚派的人讲道的时候,他不是单单讲他所知 的,他更知道他所讲出来的时候那些知他所知的人要用他们所知的抵 挡他所知的那种全部给他看到,求主怜悯我们。 

二十世纪是一个不聪明的世纪,因为二十世纪开始的时候承受了十九 世纪末叶的一种幼稚乐观,这个我给它名称叫做 Naive Optimism  二十世纪结束的时候,面对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又重头演同样的戏,又 在整个人类面对一个很可怕的未来但是加上一个幼稚的乐观。所以二 十世纪的文化旅途 (Journey and spirit of the 20th centry can be describe from the standing poin of the naive optimism end ending with another native optimism) 从一种幼稚的乐观进到另 外一种幼稚的乐观,来等二十一世纪的来到,我告诉你,我为人类害 怕! 

在二十世纪刚刚开始的时候为什么我说这是幼稚的乐观呢?因为二十 世纪开始的时候,「进化」的思想改变了人类整个文化的观念。原来 在主前四、五百年的时候,已经有了两种不同的最基本的宇宙观、宇 宙论的哲学。 第一种就是 philosophy of being  另外一种是 philosophy of becoming 所谓 philosophy of being 就是「现有 永有」的哲学另外一种是「变成有」的哲学。今天早上锺牧师给我 们看到圣经里面耶和华说「我是自有永有的」,所以这个 everlasting being 那个呢? Being forever and ever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ending, without beginning without ending   self extinent, self eternal 有永远自我存在的那一位是万有 的基础,那是 Being,是大写 (captial) B,但是另外一种思想说「 不是的, 一定变成的」,所以 becoming,这样就「现有永有」的哲 学和「变成现有」的哲学两种不观念。到底宇宙是原是这样的呢?或 者宇宙是变化来的呢?当然,两派的哲学争斗的很厉害,杰诺 (Zeno of Elea, 426-491) 帕门奈德 (Parmenides, 515 B. C.) 代表 philosophy of being,赫拉克利图斯 (Heraclitus, 544-484 B.C.)  德谟克拉脱 (Democritus, 460-370 B. C.) 代表了 philosophy of becoming 但是当马克思写他的博士论文的时候, 他是站在 philosophy of becoming 的这一部份。 当达尔文写他的《物种起源 》的时候是站在 philosophy of becoming 这一部份,而基督教整个 神学思想是建立在 philosophy of being theology of the revalation of that great test being, eternal of being 的这一 方面。但是,很多基督徒不注意根本的不同在哪里。你说「这个有道 理,那个有道理」,我告诉你注意现象的人,每个理论都有道理的, 你懂吗?你如果没有好好的,没有整个神道的智慧去处理,你看每一 种哲学都是头头是道的,因为每一个头看了,每一个说「是」、「是 .... 就头头是道。 你看看这个也对,看那个也对,结果,两个一 对不对的时候,怎么对呢?你说「大概都对吧!」这个叫做「相对的 都对」。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神州团契 ╋(始自2006)

GMT+8, 2021-6-13 06:32 , Processed in 0.08557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