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基督徒和盼望



    这会儿我在梦中看见基督徒不是单独走着;因为有一个叫做盼望(由于看到基督徒和忠信在市集上受苦难时的话语和行动而有了盼望),他接近了他,跟他结为盟兄弟,说要做他的伴侣。这样,一个人为了替真理作见证而死去, 另一个人从他的灰烬里起来做基督徒旅途中的伴侣。 盼望对基督徒说,市集里有许多人慢慢地都会跟着来的。

 于是我看到他们从市集走出来以后, 不久就追上一个在他们前面走的、叫做私心的人; 他们问他,先生,你是哪儿人?往哪儿去?他告诉他们,他从花言巧语市来,往天国去,可是不肯说出自己的姓名。

 基督徒说:从花言巧语市来!住在那儿的有好人吗1

 私心说:有,我希望有。

 基督徒说:先生,请告诉我你的尊姓大名。

 私心说:我们彼此都不认识;要是你也走这条路,我很高兴做你的伴侣,不然的话,我也只好满足。

 基督徒说:我听说过花言巧语市;据我所记得,他们说那个地方很富有。

 私心说:是的,我可以向你保证是这样情形;在那儿我有很多有钱的亲戚。

 基督徒说:恕我冒昧,请告诉我哪些人是你的亲戚。

 私心说:几乎全城的人都是我的亲戚;尤其是我的激进主义爵士,我的随波逐流爵士,我的花言巧语爵士,这城市的名字就是从他的祖先来的;还有圆滑先生,两面派先生,无所谓先生;我们教区牧师骗人先生是我的舅舅; 老实说,我已经成为上流绅士; 可是我的曾祖父不过是个船夫,一边张望,一边划船,我也是从同样的职业获得大部分的财产。

 基督徒问:你结了婚没有?

 私心说:结了,我的妻子是个非常贤慧的女人,是个贤淑女人的女儿;她是做作夫人的女儿,因此出身名门,她受到的教养非常高超,她知道怎样在任何人面前占上风,不论是王子或农民。我们在信仰方面的确跟那些比较严格的人多少有些不同,不过那也只是在两个枝节上:第一,我们从不反抗潮流。第二,当宗教盛行的时候,我们总是非常热诚;要是天气晴朗,而且人家都称赞他,我们就很喜欢跟他一起在街上走。

 接着,基督徒走到旁边跟他的同伴盼望说,我想起来了,这个人是花言巧语的私心;如果真是他的话,那我们可有了住在这一带的真正的恶棍做我们的伴侣啦。于是盼望说,问他好啦,我想他不至于对自己的名字感到可耻。因此基督徒又走到私心跟前说,先生,听你讲话,好像你比全世界的人知道得都多;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我想我大概猜到你是谁了。你岂不是花言巧语的私心先生吗?

 私心说:那不是我的名字,那是一些跟我合不来的人给我的绰号;我只好平心静气地忍受这个耻辱,就像在我之先别的好人也曾经做过的那样。

 基督徒问:不过,你从来没有理由让人家叫你这个名字吗?

 私心说:没有,从来没有!他们之所以有理由给我这个名字,充其量也不过是因为我总是及时地投入到时代的潮流中去,不管它是怎么样的潮流;而且我运气很好,总是没有错;如果我因此得到了各种名声,我认为那倒是福气;所以人们别恶意地责备我吧。

基督徒与盼望
基督徒与盼望

 基督徒说:我的确认为你是我所听说过的那个人;坦白告诉你,我倒觉得这名字用在你身上很恰当,也许你不愿意我们认为是这么恰当吧。

 私心说:啊,你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假如你还让我做你的朋友的话,你会发现我是个好伴侣的。

 基督徒说:你要是跟我们同路,那你就得反抗潮流;可是我看得出你不肯这样做。你还得承认宗教,不管他是衣衫褴褛还是大出风头的时候; 不论他戴上脚镣手铐, 或者在街上到处受人称赞的时候,你都得支持他。

 私心说:你不得干涉我的信仰;我有我的自由,让我跟你一起走。

 基督徒说:再同走一步都不行,除非你照我建议的那样做。 私心说: 我决不能放弃我原有的原则,因为那是无害而有益的。如果我不能跟你一起走,我就得像在你没有追上我的时候那样——单独地走,直到有人追上我而愿意跟我作伴。

 这会儿我在梦中看见基督徒和盼望丢开了他,在他前面保持着一段距离行走;可是他们当中有一个回头去看,看见私心后面还有三个人;而且他们赶上私心的时候,私心向他们鞠了个九十度的躬,他们也向他还礼。他们的名字是:恋世先生,爱钱先生,吝啬先生。私心先生从前就认识他们;因为他们小时候是同学,他们的校长是求利城的支配人先生,那是北方贪财州的一个市镇。这位校长传授他们搜刮的技术,不论是利用强力、欺骗、谄媚、谎话或者披上宗教外衣的手段,他全都教给他们。这位校长的技术大部分都传给这四位先生,因此他们每个人都有能力办这样一所学校了。

私心遇见他的同学恋世先生、爱钱先生和吝啬先生。
私心遇见他的同学恋世先生、爱钱先生和吝啬先生。

 他们,像我说过的,互相招呼了之后,爱钱先生问私心先生,在我们前面走的是谁?因为他们还看得见基督徒和盼望。

 私心说:他们是两位远乡的人,用自己的方式奔走这条天路。

 爱钱说:哎呀!他们为什么不停下来,那样我们就可以有很好的伴侣。因为我想他们,我们,还有你,先生,都在走天路。

 私心说:我们的确是;但是前面那些人可真严格,思想又顽固得不得了,并且非常不尊重别人的意见,不管一个人多么好,只要跟他们不完全一致,他们就拒不为伍。

 吝啬说:这可不行;我们看到有些人过分正直;这种人的严峻使他们专爱判断人,责人严而责己宽。不过,请告诉我,你跟他们不同的意见在哪方面,有几点?

 私心说:他们顽固地断定,不论什么天气他们都得拼命赶路,而我是要看风势。他们轻而易举地愿意为上帝冒一切危险;而我要利用一切机会保住我的生命和财产。他们要坚持己见,尽管所有的人都反对他们;而我只在时势和我的安全跟信仰不发生冲突的时候才赞成它。他们支持宗教,即使他衣衫褴褛、受人蔑视;而我只在他衣冠楚楚、在风和日暖受人喝采的时候才拥护他。

 恋世说:啊,等一等,好私心先生;至于我,我只能认为他是个傻瓜,他有自由保住他所有的,却那么傻,竟把它丢掉。让我们像蛇一样狡猾,乘机行事是上策。你看蜜蜂在冬天怎样伏着不动,只在它能得到好处和娱乐的时候,才出动。上帝有时赐雨水,有时赐阳光;若是他们这种傻瓜要在雨里走路,我们就在晴天走走算了吧。至于我,我最喜欢那种会保住上帝赐给我们的好东西的宗教;因为哪一个有理智的人会以为,既然上帝赐给我们今生的好东西,他会不让我们为了他保住它们?亚伯拉罕和所罗门在信仰中发了财;约伯说,一个好人“得鄙弃珠宝如尘土。”不过他一定不像我们前面那两个人那样,要是他们正如你所说的那样。

 吝啬说:我想我们在这一点上是完全同意的,因此没有多讲的必要了。

 爱钱说:的确对这事没有多谈的必要;因为一个既不相信《圣经》又不相信理智的人(你知道这两样在我们这一边都兼有了),就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权利,也不替自己的安全着想。

 私心说:弟兄们,你们都知道,我们是走天路的;为了避开不好的事情来做更好的消遣,请准许我向你们提出一个问题:——

 假定一个人,一个牧师,或者一个商人,或者其他什么人, 有机会得到世上的好东西,可是,如果他在某些信仰问题上不曾具有极大的热诚,他是无论如何得不到那些东西的——,至少他得在外表上对这种过去他从不接触的问题具有极大的热诚;那么,他是不是可以为了要达到他的目的,利用这个方法, 同时又仍旧是个正直忠实的人呢?

 爱钱说:我看出你这问题的真谛;如果这几位先生允许的话,我就试作答复。首先,拿这问题对一个牧师来说。假定一个牧师——一个可敬的人,只有很菲薄的圣俸,而在他的心目中却有一个好得多、圣俸大得多的差事;他现在有机会取得它,只要他更努力、更经常、更热诚地传道,而且为了迎合人家的脾胃,只要他变更一下他的某些原则;在我看来,我可看不出一个人为什么不能这样做(只要他有理由),而且做更多的事情,同时仍旧是个忠实的人。因为:——

    1. 他对一个较优厚的圣俸的渴望是合法的(这是无可否认的),因为这是上天的意思把它放在他面前的;因此他可以设法得到它,不必顾到良心的问题。

    2. 况且,由于他对那圣俸的向往,他可以成为更努力、更热诚的讲道师或者什么的,因而使他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是的,这会使他的学问进步;这是合乎上帝的意旨的。

    3. 至于他为了迎合人们的脾胃,为了为他们效劳而放弃某些原则,这说明:(1)他的性情是不自私的;(2)他的态度是温和、讨人喜欢的;(3)因此他更适合于他的牧师职位。

    4. 因此我断定,对一个从圣俸低微的职位转到圣俸较高的职位的牧师, 我们不该由于他这样做就认为他是贪财;既然他在才能和勤劳方面因而都有了进步,我们应该认为他是一个执行天职并且乐意利用行善机会的人。

    现在谈到问题的第二部分,也就是关于你所提到的商人的问题。假定这样一个人的生意很清淡,可是只要采取虔诚的态度,他就可以扩大买卖,或者找一个有钱的妻子,或者招揽更多更好的顾客。我呢,我可看不出他有什么理由不能这样做。 因为:——

    1. 虔诚是个美德,不管一个人用什么方法使自己变得虔诚。

    2. 娶个有钱的妻子,或者招揽更多的顾客到店里来并不是什么不正当的事。

    3. 况且一个人由于虔诚而取得这些,他得到的是好的,由于他自己变好,他取得的也是来自好人;因此他有好妻子、好 顾客和好利润,而他之所以得到这些东西是由于他变虔诚了,这也是好的;所以为了要得到这些东西而变得虔诚是又好又有利的企图。

    大家都非常赞成爱钱先生对私心先生提出的问题所作的答复;他们的结论是:大体说来,这是非常有益、有利的事。他们认为没有人能反驳他们这番话,同时又由于基督徒和盼望还离他们不远,他们全体同意,一起追上那两个人, 就向他们提出这个问题; 特别是因为那两个人曾经反对过私心先生。于是他们就呼唤他们俩,那两个人停下来,站着等他们走过来;可是他们一面走一面商谈,他们决定不让私心先生而让恋世先生向那两个人提出问题;因为他们认为,那两个人对他的答复不会带有刚才私心先生跟他们分手时所引起的怒火的余烬。

 于是他们走上去,双方互相打了招呼之后,恋世先生向基督徒和他的伙伴提出那问题,请他们回答。

 接着基督徒说,即使一个初信的人也能回答一万个这种问题。如果为了面包而追随基督已经是不对的2,那么利用他和宗教作为取得世间物质享受的口实,更是多么可鄙!我们发现只有异教徒、伪善者、魔鬼和女巫才有这种想法。

    1. 异教徒:因为当哈抹和示剑垂涎雅各的女儿和牲畜,而 且知道除了受割礼以外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把她和牲畜弄到手的时候,他们就对他们的同伴说,“假使我们中间所有的男丁,都要受割礼,和他们一样,那么,他们的群畜、货财和一切的牲口岂不都归我们了吗?”他们所想得到的是他们的女儿和牲畜,而宗教是他们用来达到目的的借口。请看整个故事3
    2. 伪善的法利赛人也相信这一套;他们用冗长的祷告来虚饰门面,可是他们一心只想取得寡妇的房屋,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天罚4

    3. 犹大——魔鬼的化身也有这样的宗旨;他崇拜钱包,因为他可以得到里面的东西;可是他完蛋啦,他给抛弃了,永远沉沦了。

    4. 术士西门也抱这样的宗旨;因为他要圣灵,为的是要取得钱财;因此彼得定了他的罪5

    5. 我总认为,如果一个人为了世事而信宗教,他也会为了世事而丢开宗教; 因为犹大就是为了世界上的东西才变得虔诚,所以他也为了世界上的东西出卖他的信仰和他的主。因此,对这个问题作肯定的答复,像我看见你们已经做了那样,并且认为这答复是正确的,那是邪教的、伪善的、魔鬼似的作为;而你们所要得到的报应是以你们的行为为准的。

    于是他们都站着,目瞪口呆,想不出话来回答基督徒。盼望也赞同基督徒合理的答复;因此他们都默然不语。私心先生和他的伙伴也非常吃惊,不向前走,暗中希望基督徒和盼望往前走去。接着基督徒对他的同伴说,要是这些人在人们的宣判面前都站不住脚,将来碰到上帝宣判的时候怎么办?要是凡人对付他们,他们都哑口无言,将来烈火的火舌斥责他们的时候,他们怎么办?

 然后基督徒和盼望又走在他们前面,后来到了一个叫做安闲的幽美的平原,他们在那儿愉快地走着;不过那平原很狭小,他们很快就走过去了。在平原的那边有个叫做金钱的小山,山上有个银矿,从前有的人在这条路上走的时候,转道去看那个银矿,因为它是很希罕的东西;可是他们走得太近矿坑的边缘,而那儿在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危险的地面塌了下去,因此他们都丧命了;有的变成残废,至死不能恢复健康。

 接着我在梦中看见底马6 (一副绅士派头)站在路旁不远的银矿边缘上,招呼旅客们过去看;他对基督徒和他的同伴说,喂!到这儿来,我给你看件东西。

 基督徒说: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特意走过去看的?

 底马说:这儿有个银矿,可以来发掘财宝。你如果来的话,只要稍微花上一点儿工夫就可以成为百万富翁。

 于是盼望说:我们过去看看吧。

 基督徒说:我可不去。我以前听说过这个地方,多少人在那儿丧了命;至于财宝,对于追求它的人来说,是个圈套,因为它妨碍他们的旅程7

 然后基督徒朝底马喊道:那地方不是很危险吗?它岂不妨碍过许多人的旅程吗 ?

 底马说:不怎么危险,除非人家不小心。可是他讲话的时候,涨红了脸。

 于是基督徒对盼望说:我们一点不能动摇,还是走我们的路吧。

 盼望说:我可以向你保证,当私心来到这儿的时候,如果他也像我们这样被邀请,他准会上那儿去看的。

 基督徒说:毫无疑问,因为凭他的原则,他会走过去看的,而且他十有八九会死在那儿。

 接着底马又喊他们说:你们不要过来看看吗?

 于是基督徒直截了当地回答说: 底马,你是反对这条路的主人的正确道路的8,并且为了离开正路已经被他的法官定了罪;为什么你也要我们同样地被定罪?况且,我们一离开正路,我们的主——国王,一定就会知道,他会当场叫我们感到羞惭,而我们会在他面前无地容身。

 底马又喊道,他也是他们同一个团体里的人;要是他们肯逗留一会儿,他也会跟他们一起走的。

 接着基督徒问,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就是我刚才喊你的那个名字。

 底马说:是,我的名字是底马;我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基督徒说:我知道你的底细;基哈西9 是你的曾祖父,犹大10是你的父亲,而且你步了他们的后尘。你耍的只是邪恶的鬼把戏:你的父亲因为做叛徒被绞死11,你也不配有更好的报应。 你可以放心, 我们见到国王的时候,会把你的行为告诉他。说罢,他们就继续往前走去。这时候私心和他的伙伴们又走进我的视线了,他们一听到底马的呼喊就走过去。至于他们是由于在矿坑边上往下望而掉了进去的呢,还是到下面着手采掘,或者是给矿底下经常往上升的毒气闷住了呢,这我可不清楚;不过我注意到,他们从此就没有出现了。于是基督徒唱道:

 

私心和银矿上的底马意见一致:
一个呼唤,另一个奔上前去,
要分享到他的钱财;因此这两人
给世界逮住了,不再往前进。

 这会儿我看见在平原的那一边,天路旅客来到一个地方,那儿紧靠着大路旁边有一座经历了不少风霜的纪念碑,他们两人见了那块碑都很注意,因为那纪念碑的形状很特别;它挺像是从一个女人变成的柱子。因此他们站住看了又看,可是一时弄不懂到底是什么。最后盼望发现在顶上有字体不平凡的笔迹;他因为不是学者,就喊基督徒(他很博学)来,看他是不是看得懂;他于是来了,经过了一番研究之后,他看出上面写的是:“记住罗得的妻子12。”他就读给同伴听;然后他们俩都断定这是罗得的妻子变成的盐柱13。由于她避难逃出所多玛的时候,贪心地回头张望,才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个突然的奇观引起了他们以下的谈话。

 基督徒说:啊,我的兄弟!我们在这时候看到这个东西真是适宜。在底马请我们去看金银山之后,让我们看见它,实在再适宜不过了;要是当时我们照他的希望走了过去,就像你所打算的那样,我的兄弟,我们也许就会像这个女人一样,变成供后人观看的展览物了。

 盼望说:我真懊悔当时竟会那么傻,这会儿没有变成像罗得的妻子那样,真是万幸;因为我的罪跟她的罪有什么不同呢?她只不过回头看一看,而我刚才还想走过去看呢。天恩浩荡,我心里竟有这种思想,可真丢脸啊。

 基督徒说:为了对我们将来有帮助, 让我们把在这儿看到的好好记住。 这个女人逃过了一个审判,因为她没有跟所多玛一起灭亡;可是,就像我们看到的,她在另一个审判中灭亡了;她变成了一根盐柱。

 盼望说:对;她这事可以促使我们提高我们的警惕,同时也给我们教训;说到警惕,我们会因此避免犯她所犯的罪;或者会由于看到这个关于缺乏这种警惕性的人会受到怎样的审判的预示而得到儆戒;因此可拉、大坍、亚比兰和同党的二百五十人在罪恶中死亡这一事实也给了别人一种预示和教训14,叫人注意谨防。不过我特别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底马和他的伙伴怎么那么大胆地站在那儿,一心想去找财宝,而罗得的妻子仅仅为了回头一看就变成了盐柱(因为照我们从书上所读到的来看,她并没有挪开过一步);尤其是他们举目就可以看见她受到的裁判所给他们的教训;因为,只要他们一抬起头来,就无法不看见她。

 基督徒说:这的确是件费解的事,这说明他们已经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 除了那些在法官面前行窃或者在绞刑架下面偷钱的人,我不知道拿什么样的人来跟他们相比才适当。据说所多玛的人“罪大恶极15,”因为他们“在上帝面前”是罪人——这就是说,在他看来,他们是罪人,尽管他曾经施慈悲给他们;因为所多玛的地就像以前的伊甸园16。这使他更震怒,他使他们的灾祸猛烈到天上的火所可能做到的地步。因此我们可以非常合理地断定,这些人,就是他眼里的这些罪人,这些人尽管不断受到谆谆儆戒,叫他们不要那样做,而他们却置之不顾,这是一定会受到严厉处罚的。

 盼望说:毫无疑问你已经把真理说出来了; 你没有,尤其是我也没有,被树立作为给别人的儆戒,这真是万幸!我们有理由感谢上帝,在他面前战战兢兢,并且永远记住罗得的妻子。



1《旧约全书·箴言》第26章第25节:
他用甜言蜜语,你不可信他,因为他心中有七样可憎恶的。

2《新约全书·约翰福音》第6章第26节:
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找我,并不是因见了神迹,乃是因吃饼得饱。”

3《旧约全书·创世记》第34章第20至23节:
哈抹和他儿子示剑到本城的门口,对本城的人说:“这些人与我们和睦,不如许他们在这地居住,作买卖,这地也宽阔,足可容下他们,我们可以娶他们的女儿为妻,也可以把我们的女儿嫁给他们。惟有一件事我们必须作,他们才肯应允和我们同住,成为一样的人民,就是我们中间所有的男丁,都要受割礼,和他们一样。他们的群畜、货财和一切的牲口,岂不都归我们吗?只要依从他们,他们就与我们同住。”

4《新约全书·路加福音》第20章第46、47节:
你们要防备文士。他们好穿长衣游行,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安,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罚。

5《新约全书·使徒行传》第8章第19至22 节:
说:“把这权柄也给我,叫我手按着谁,谁就可以受圣灵。”彼得说:“你的银子和你一同灭亡吧! 因你想神的恩赐是可以用钱买的。你在这道上无分无关;因为在神面前,你的心不正。你当懊悔你这罪恶,祈求主,或者你心里的意念可得赦免。”

6《新约全书·提摩太后书》第4章第10节:
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挞马太去。

7《旧约全书·何西阿书》第4章第13节:
在各山顶,各高冈的橡树、杨树、栗树之下,献祭烧香,因为树影美好。

8《新约全书·提摩太后书》第4章第10节:
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挞马太去。

9《旧约全书·列王纪下》第5章第20节:
神人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心里说:“我主人不愿从这亚兰人乃缦手里受他带来的礼物,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

10《新约全书·马太福音》第26章第14、15节:
当下,十二门徒里有一个称为加略人犹大的,去见祭司长,说:“我把他交给你们,你们愿意给我多少钱?” 他们就给了他三十块钱。

11《新约全书·马太福音》第27章第1至6节:
到了早晨,众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大家商议要治死耶稣, 就把他捆绑解去交给巡抚彼拉多。 这时候,卖耶稣的犹大看见耶稣已经定了罪,就后悔,把那三十块钱拿回来给祭司长和长老,说:“我卖了无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他们说:“那与我们有什么相干?你自己承当吧!”犹大就把那银钱丢 在殿里,出去吊死了。祭司长拾起银钱来说:“这是血价,不可放在库里。”

12《新约全书·路加福音》第17章第32节:
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

13《旧约全书·创世记》第19章第26节:
罗得的妻子在后边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

14《旧约全书·民数记》第26章第9、10节:
以利押的众子是尼母利、大坍、亚比兰。这大坍、亚比兰,就是从会中选召的,与可拉一党同向耶和华争闹的时候,也向摩西、亚伦争闹;地便开口吞了他们,和可拉、可拉的党类一同死亡。那时火烧灭了二百五十个人,他们就作了警戒。

15《旧约全书·创世记》第13章第13节:
所多玛人在耶和华面前罪大恶极。

16《旧约全书·创世记》第13章第10节:
罗得举目看见约但河的全平原,直到琐珥,都是滋润的,那地在耶和华未灭所多玛、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华的园子,也像埃及地。


返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