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州团契 ╋

 找回密码
 注册 | 加入团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当代、基督、门徒

2010-6-30 18:37| 发布者: 主不改变| 查看: 41724| 评论: 0|来自: 唐崇荣

摘要: 当代、基督、门徒讲员:唐崇荣牧师/讲稿整理:刘国辉弟兄第一讲有哪一个人曾经参加过过去的青宣的请举手?谢谢,第一次来的请举手,谢谢。历史证明像这种大学学生青年宣道大会是非常举足轻重的。最近一、两百年基督 ...
我聚会完的时候,我知道那十多天 的时间每天很重的咳嗽,很重的伤风,带着病工作,但是当我坐飞机 从纽约飞回伦敦,再从伦敦飞回雅加达的那个半路的中间,一个很清 楚的感动,很激烈的,很深沉的,很激□的在我心里面,是我不能放 过也不能忘记,就是应当趁着这一段时间,我们应当为中国教会二十 一世纪预备高等的知识份子,做为一个重整文化和重整神学,重整教 会方向的工作,应当在美国东部,可能就在华盛顿的地区开一个基督 教与二十一世纪的研究所,或者是一个高等的神学院、护教学院、文 化研究院和布道家研究所的一个地方。
这样,后来我回到印尼我再继 续祷告,也和各个地方人的连络与他们通了电话,上两个礼拜我就飞 到美国去为这个事情筹备和开会。我们不是先找钱,我说「这个责任 在我身上,托付在我身上」,所以开办的开始我要自己一个人在印尼 先筹差不多三十五到五十万美金才去做这个工作。以后主怎么引导我 不知道,不过我清楚知道,我这一生每一次有一个感动来的时候,我 不敢放弃,不敢推辞,而这个感动来到,我要分辨的很清楚是不是神 的引导?所以这一生除非神引导我,否则我一步也不调动,一步也不 改变我的工场。就这样,我用了整整二十五年在玛琅 (Malang) 一个 地方教神学才搬到雅加达去,现在神引导我到哪里的时候,没有引导 我离开雅加达,所以会一年有几个月的时间分几次到那里去做训练和 造就高等知识份子做基督教研究的工作,所以求主帮助我们。
今天我把这些事情分享出来,我一些的宣言刚才给一些大学教授在「 信望爱社」,和教职员的退修会的中间提出了。今天晚上我要与大家 提的这些有关系的东西,是从里面内容来看。既然基督耶稣的福音, 他钉十字架死而复活成为救赎万民审判全地的神的一个真正对世界历 史产生举足轻重最重要的关键的话,那么耶稣基督在地上实行的也就 是我们要献身的动机。所以保罗说,「我在你们中间定了一个主意, 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保罗说「我们的传的就 是基督,我们为他而活,我们传出我们所活的基督,我们活出我们所 传出的基督」,这样在「生活」和「信息」中间,没有差距。不但如 此,保罗为福音的缘故,愿意在罗马人中间做罗马人,在希利尼人中 间做希利尼人,要叫众人与他一起同得着福音的好处。为这个缘故, 当这个动机已经偏差的时候,我们的挑战的信息就应当出来了。请你 注意这句话,如果神的仆人是一个挑战者的话,他不可随着潮流走, 当他看见潮流有所偏差的时候,他挑战的信息就应当出来,这也就是 先知们被杀的原因。这就是先知们被丢弃、被凌辱、被逼迫、不被接 受的原因。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做一个不懂实务只做挑战而令人生厌 烦的那种孤单的工作的人。一个先知的孤单性,因为他看神的旨意过 于一切,看神的引导过于人对他们的顺从,所以他把自己的利害关系 ,甚至是生、死存亡都置之度外,然后把神的旨意当做他应当做,应 当讲的事。所以保罗是如此,奥古斯丁是如此,改教家是如此,直到 今天的二十世纪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看见我们的精神应当是如此。
我今天要与大家分享的就是在整个这一千年中间几个大的文化运动怎 样违背福音的本质,违背福音的精神而基督徒在这个文化运动的中间 怎样持守神要我们做的工作和我们应当有的事奉。
如果说二000年,是二十世纪的结束,二十一世纪的开始的话,那 么请问,这个是不是一百年才发生一次的事情呢?你说「是的啊,二 十世纪一百年,二十一世纪一百年,所以到一九九九结束的时候,二 000年的时候,就是世纪交换的一年,这是一百年才一次的机会啊 !」我相信你们中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看到二十世纪怎么埋到坟 墓里面,二十一世纪怎么样成为你们生活前面的一段的路向。但是我 要提醒一件事情,当一九九九年进到二000年的时候,不但是世纪 的交换,也是第二个道成肉身以来千年的交换,也就是耶稣基督来了 两千年,第三千年的开始。所以这不但是历史的重要的时刻,更是我 们应当看清我们怎样在神的旨意中间做一些超过人文化工作很重要的 警惕我们的时候。那怎么样装备自己?这是太大太大的题目了。我请 大家注意,第一世纪结束的时候,也就是结束了六百年文化黑暗的时 候,因为从主降生,一直到四百年的时候,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督教 教义挣扎, 奠定正统信仰基础的一个时候。 直到奥古斯丁 (St. Augustine, 354-430) 死的时候,一直到一千年结束的时候,那六百 年是整个西方文化非常黑暗,没有真正伟大的思想家的时候。那个时 候,整个教会除了承袭过去教父们所奠定的信仰,以后他们没有自己 的发现,没有己的创造性的动作,没有自己真正伟大的教义性的建立 。所以其中有一些人曾经做过一些贡献,但是这些的东西,比起前面 四个世纪教父,特别是到奥古斯丁的世代所建立起来的信仰系统相比 之下真是微不足道。所以我说那是六百年文化黑暗时期的结束。到了 一千年结束,第二个千年开始的时候,我们看见了 Canterbery 的大 主教安瑟伦 (Anselm, 1033-1109) 在护教学上有了一个大的突破, 除了在哲学的贡献,神学上有很大的贡献,就是把「救赎论」的基础 重新奠基。这个「救赎论」的基础重新奠基是根据他(神)为何成为 人,道成肉身的福音中心点发起来。所以你看见每一次有新的动向, 都是福音被人认定,而那个福音被最高的知识份子了解去发挥文化作 用光照人间的智慧的时候,一个新的时代就开始了。所以第十一个世 纪也就是安瑟伦把两本重要的书提出来,一本就是关于「为什么上帝 成为人?」第二本就是「怎么知道在本体中间神的存在是真正可信的 信仰?」所以这两件事情一提出来的时候,整个文化,西方的一个新 的方向就来了。所以第二个千年的开始是一个新的以信仰带动整个第 二千年的开始。现在如果二000年结束以后,到了第三个千年来的 时候,谁再以福音的中心带动整个世界的文化动向呢?这是我所关心 的。我在神学教育里面已经做了三十年,从一九六四年到今年我教神 学,三十年中间我的兴趣不在乎能够训练一些人懂得传福音,我们能 够建布道所开教会就算了。我还盼望有一些人他们可以真正为整个人 类找出路,定方向。当然,这个梦太大了,但是,做梦只要好梦没有 犯罪我还要继续做下去就是了。我盼望在你们中间有一些人出来,不 知道多少人才会出一个这样人,但是一定要有这样的盼望,否则的话 ,我们中国的基督教,对中国的文化所能够起做用实在是太小了。
我们继续思想下去,在这个第二个千年里面,我们看见到了十三世纪 以后就有了一个新的动向就和整个基督教完全不一样的,这是一个危 险的开始。 所以 Scholasticism (经院哲学)、 mediveal Christian philosophy and Christian theology mix 以后就开始一 个很大的文化性的割裂,这个真正的割裂就是人不愿意在神的统治之 下过神福音所捆绑的生活,他们所要的是自我,自由开放的文化生活 。所以这个开放就表示人自己要做头了,不要在神权的统治之下。当 然,在这个整个文艺复兴之前,已经有了基督教自己自己的妥协是从 阿奎纳 (Saint Thomas Aquinas, 1224-1274) 来的。 今天我讲的可 能你要再听几次的录音带,再去参考一些的书才会明白,但是我还是 照讲,免得我们的时间就浪费掉了。
阿奎纳直到今天成为整个天主教思想,天主教哲学,天主教的自然神 学, 天主教的护教学 Nature theology, Apologetics 和 Catholic Faith 一个最主流的正宗思想的模范,所以他的称号叫做天使的博士 (The Doctor of Angels)。阿奎纳的贡献是很大,但是在方法论上, 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在护教精神里面,他认为堕落的人里面有一 个不堕落的理性。为这个缘故,凭着已经犯罪以后的人的头脑真正用 到最高处的时候就够了,不需要圣灵的帮助,不需要圣灵的权威就可 以证明上帝的存在。
这一件事一直到梵谛岗会议的第二次还没有改过 来。天主教到今天还是承受了阿奎纳这一方面护教的方法论。那对方 法论的错误如果没有纠正的话,藉着错误的方法产生出来的果效都在 错误的弥漫的影子的下面,这是很危险的。所以我昨天提到一句话你 们会感到很奇怪的,「以经解经还是很危险的」。你说「怎么搞的? 以经解经都很危险,那么用什么解经呢?」我的意思是说「当你用一 节圣经去解别的一节圣经的时候,除非你对这一节的圣经的解释是正 确的,否则你误解一节圣经,再用误解的圣经去解别的圣经的时候, 你就一大堆错误没有办法避免,一连串的出来了。」所以我的方法论 是「总原则的解经」,所谓的「总原则解经」不是用一节圣经带出来 去解释别的圣经,乃是对整个圣经融汇贯通,然后把整个新旧约,新 、旧库里面的东西都贯通了以后再看圣灵在历史中间正宗思想的教义 带领是怎样?用那个总原则再来处理每一段圣经的时候,你可以避免 许多许多的错误。所以「方法论」的错误是其他内容错误的基础。我 这个原则再提一次,你们可以跟我讲「方法论」的错误是其他内容错 误的一个基础,大家说(重覆)。所以如果你在基础上一弄错了,其 他的建造都很危险了。照样,圣经的原则提出一节的圣经,「根基若 毁坏连义人也不能做什么」(参:诗篇:11 篇 3 节)。虽然你的动 机是义的,但是你的根基,你那原则性的那个条理没有弄清楚的话, 其他的内容就一并错误了,这是今天很多人没有注意的问题。
我们看见在阿奎纳以后,他把亚里斯多德带到基督教界里面来,就成 为基督教护教学里面哲学上一个最大的帮助。在那个时候同时用这个 方法论来处理其他宗教的事情的有两个人,在那个时代中间有同样的 精神。我昨天提到了时代精神(德文 Zeit Geist ),这时代精神一 扫射的时候,文化每一个阶层都没有办法逃避。所以浪漫时代的时候 ,法国文学走了浪漫的道路,德国神学走了浪漫的道路,不但如此, 整个哲学走了浪漫的道路,以后整个十九世纪中期的的音乐都走了浪 漫的道路, 所以浪漫主义 (Romanticism) 就变成弥漫、充斥整个文 化各阶层的一个贯彻始终没有办法避免的一个时代精神。照样,在阿 奎纳的时代,有三个宗教在这种时代精神里面都走了同样的方法论的 错误。就是他们把亚里斯多德抬出来的时候,就好像结束了受柏拉图 影响的世界观,把这个当做解释宗教的合理性的护教方法。所以这个 Apologetic method to prove the reason ability of the religions 就被三个宗教引用了。第一、就是基督教,那个时候还没 有改教,也就是整个传统的天主教的阿奎纳。,第二是犹太教 Moses Mendelssohn (1729-1786) 第三就是回教的 Turk al-Farabi。 Aquinas, Mendelssohn, Turk al-Farabi 这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把 亚里斯多德带到哲学逻辑的宝座上,然后试试看藉着亚里斯多德的逻 辑方式来研究我们所信的信仰是合理的,向知识份子显明我们的信仰 是不违背理性的。这样,我们向知识份子交待清楚。
所以那些在大学生中间做工的人,或者对知识份子传福音的人,当他 们有很高的知识来向人传道的时候,我特别要从方法论来批判他们动 机和方法对不对,这是很危险的事情。所以这样我们看见先假设「理 性不像意志一样的堕落」,所以当人犯罪是意志堕落行为受损,而理 智不受干预的时候,这一个前提就成为他们对解释对使用整个护教学 失败的开始。但是从现象来说这是一个很对的结论的,为什么呢?明 明很多信耶稣的人考试比不信主的人更差,是不是呢?明明不信主甚 至反对基督教的人,他们写的科学论文比基督教更合真理。明明那些 最好的论文是不信主的人写出来的。所以换一句话说,一个没有需要 救赎,没有耶稣基督宝血功效所更正的头脑可能产生对自然科学最伟 大最正确的研究的果效。如果是这样,基督徒信主了以后头脑更正多 少?变成聪明多少?更正确了答案多少?好像没有。所以你得救以前 和得救以后,你的头脑真的聪明多少了吗?我相信你听我讲道一定会 更聪明一点,不相信你常常听。我已经立志保证,我的讲道不要麻痹 人的理性,要开发人的理性,为这个事情我也奉献自己。所以我告诉 你,如果你信耶稣以前更聪明,信主几十年变成更笨,你的牧师要负 很大的责任。你们是中华民族里面最有机会得最高教育的很少数的一 群,但是如果你进到了教会只把你的理性抹煞,只把你的感性挑旺, 做一个神智不清在那里好像很会敬拜却不明白圣经原则的人,你要注 意你以后怎么样事奉上帝?你听的懂吗?听不懂也算了。
如果从现象来看,理性在非基督徒的中间好像果效比基督徒更多的话 ,岂不是等于说救赎在理性的改变上没有多大的功用吗?如果是的话 ,岂不是等于,堕落是犯罪的行为,是意志的堕落,而理性没有受到 干涉吗?所以在这里,改教家看到文化在基督教这种妥协的错误精神 里面进到了很危险的地步。 ,所以改教家提到 Tatal Depravity 特 别是加尔文派 (Calvinism),特别是归正宗,你们这里叫「改革宗」 我印尼番译成「归正宗」,因为当改教运动在历史中间中文给它几个 名称「复原教」、「归正教」、「改革宗」,我就用了「归正」,因 为回到神真理的真正才确的了解里面。这个「改革宗」、「归正宗」 的神学思想提到,就是人性的完全堕落?「人性的完全堕落」不是等 于整个人完全没有用的,「人性的完全堕落」也不等于说整个神的形 像的失去了,「人性的完全堕落」不是等于说我们完全一点好处都没 有,「人性的完全堕落」是说,我们如果有什么好处都从不纯正的动 机出来的。而我们整个生命中间人性的每一个部份都受罪恶玷污所影 响了。今天你看,我问你我穿的是什么衣服?什么颜色的?「白色的 」。好,如果有一个人站在我的旁边他的白色比我更白的话,你还敢 说我的是白色的吗?如果这个是白色,那个叫做什么色呢?「更白色 」?那么如果还有一个人的衣服比他更白的时候,那么他的颜色还是 白色吗?你说「不大白」的白色。那么「白」和「不大白」中间不一 样在哪里呢?你说我没有看见不同啊,从袖子一直到领子,从上面一 直到衣襟都是同一个颜色,那么叫做什么呢?那个有一些不白的成份 已经很平均的玷污了整个衣服了,你明白吗?罪性玷污到人性的每一 个部份是没有分理性、 感情、 意志的 ----Totally depravity, totally pulluted。所以整个人性中间没有一个部份是 exempt 的, 没有一个部份是被免除去的,为这个缘故,在宗教改革的时候提到这 一点是对付天主教这一方面的事情。所以到结果一定产生反对 Natural Theology, 对自然神学的攻击和摒弃那是一定的。为什么? 人没有办法用理性去证明神的存在,对神的存在不是从「我」做出发 点去证明出来的,那是神藉着被造之物向我显明出来的。不是我去证 明,是他向我显明,大家说(重覆)。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神州团契 ╋(始自2006)

GMT+8, 2021-6-13 08:38 , Processed in 0.04755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